白鸟

明天是今天的坟墓。
你好,我是枝上。

泉岚/戏里戏外

不知谁是戏中人。




“请坐,先生。你想来点什么,奶茶如何?”


“不,谢谢。一杯水就可以了。”


濑名泉打量着这位年轻得过头了的心理医生——大概二十岁出头,皮肤白皙面容姣好,特别是那双镜片下的紫瞳,带着说不出的迷人——是作模特的好料子。处于职业直觉,他暗暗想着。


心理医生端着果盘和水走了回来。温水。花茶。握住杯把的右手食指上有一枚旧戒。白大褂。胸口别着的钢笔。


他看见濑名泉正盯着自己的胸牌,轻笑:“Narukami。叫我naru君就好了。”


naru。濑名泉嚼着这个名字,突如其来的陌生的熟悉。


“虽然很冒昧,可我还想确认一下……客户资料一概不外泄露,对吗?”濑名泉的眼神犀利地盯着心理医生。


“阿拉亚达,这可是基本的职业素养呢,濑名先生不信任我吗?”


心理医生无奈地笑着,在泉身边坐下,侧身捻了颗葡萄。他的手臂压着濑名泉的,温暖得安心的温度,理所应当的不突兀。


濑名泉踌躇了片刻,又抿了口水,迟疑地开口:


“我似乎臆想出了一个人。”


“一个叫,鸣上岚的男人。”



tbc.

我很想写完它的。真的。


评论(1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