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鸟

明天是今天的坟墓。
你好,我是枝上。

初春

他的妆容极淡,在眼角眉梢晕开一层淡淡的色彩,眸子里映下一片天空。


他凑近了,眨着眼撒娇地问,敬人,这样好看吗。


英智很少上妆,他的身体太敏感太脆弱,每一次化妆的清单都慎重地经过主治医生的眼。可他又是那么耀眼,单单站着都叫人驻足。


他固执得像个小孩子,仰着脸问,敬人,好不好看呀。


我说,春天要来了。


天使笑了起来,眼里落了樱花。


评论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