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鸟

明天是今天的坟墓。
你好,我是枝上。

泉岚/今晚的夜色真美

  @楼外楼 写肉了,夸你。

abo那啥,心知肚明就好。

先摸个段子,以后有空补补完。


++++

濑名泉的手刚碰上门把,心中猛地一跳。


空气里浮动着一丝很浅的奶香味,在夜风里愈发清晰——一片死寂的走廊里,他能听见自己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都在沸腾,理智拉着警钟叫他停下脚步。


那是omega的信息素——发情的味道。每个alpha趋之若鹜又避之犹恐不及。


濑名泉的掌心里渗满冷汗,再往前一步就是深渊,他的理智与本性的战场。


可他依旧推开了门。


——“鸣上岚!”


那是鸣上岚——knights里唯一的omega,的信息素的味道。



纯粹的黑。纯粹的白。


岚的视野已经彻底模糊了,色块粘稠地糊在一起,夜色的黑与月光的白扭曲成可怖的恶兽。吞下了他的脑浆。


喉管里弥漫着腥甜。鸣上岚把呻吟嚼碎了吞回去,下唇瓣上留下一圈殷红的牙痕。他好像听见了濑名泉的呼声,又可能是错觉。濑名泉,泉,现在又怎么可能在学校呢。鸣上岚迷迷糊糊地想着,又笑自己的蠢念头。


可他在别人的摇晃下不由得睁开了眼。黑白里多了一点湛蓝和一圈灰色。有人焦急地喊着他。岚,岚君,你听得见么。


果然是幻觉。岚想着,于是他吃吃地笑了,拉长了甜腻的音喊着泉酱,伸开双手拥抱自己的幻觉。




泉看着地上的人儿朝他张开手,紫眸里掬了一汪水,盈盈地看着他,是副不设防的模样。平日里的鸣上岚太懂得伪装自己了,把那道防线划得干干净净。


于是这样的鸣上岚更想让人疼惜了。泉弯下身抱住岚,忍着焦躁的情绪一点点用信息素安抚着他。岚很乖巧地地环着泉的脖子,柔软的发丝蹭着泉的脖颈,像只摊开肚皮撒娇的猫。


泉酱。


他突然唤道。泉抬眼嗯了声,就见岚把唇印了上来。他只是含着濑名的唇,用津液一点一点润出亮色,见对方没有抵触,又大胆地撬开他的牙关,舌尖蹭过牙龈,把omega香甜的味道也挤了进来,充斥着泉的口腔。


泉恍惚了下,眼神幽深了下来。alpha的本能叫他很快抢过了主动权,扣着岚的后脑吻了回去。岚是顺从的张了嘴,任凭泉强硬地扫过嘴中的每一个地方,纠着他的唇舌交缠,亲密得像是热恋的情人。


“泉酱。”


亲完后岚抬起了眸,睫毛细长得如蝶翼。他拉着泉的手,往自己身下硬挺的欲望探,那张精致的脸却是无辜的,惹人怜的。


“泉酱,帮帮我吧。”


他闭了眼。



评论(9)

热度(6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