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鸟

明天是今天的坟墓。
你好,我是枝上。

朔间兄弟/无题

一个段子要什么题目。

……黄段子。




“哥哥……”


凛月无助地唤着,红宝石似的眸子蒙着一层水雾,里面只能映出零的面容。他的指甲滑过零的后背,留下一道道浅粉的痕迹,可身子软得仍旧不断往下滑,靠着零环在腰上的手才勉勉强强贴着墙站着,白皙的身子不住打着颤。


“凛月乖……”


零低低应着,头埋在弟弟的脖颈间,獠牙扎进血管。凛月被迫地仰起头,像是小兽似的呜咽着,血丝沿着颈子的弧度蜿蜒流下。


凛月挣扎着想逃开,却被零牢牢禁锢在怀里,身子被不断贯穿着,大腿根磨得通红,沾了浑浊的白液。零微抬起头,舔着那两个红点,一边揉着凛月的脑袋。


“凛月……我的凛月……”



评论(2)

热度(6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