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鸟

明天是今天的坟墓。
你好,我是枝上。

泉岚/瑞雪

· @楼外楼 写的乱七八糟,我是时候该去复健了_(:_」∠)_

·一句话概括,撩人不成反被撩。

·es的小萌新,请多多指教【瑟瑟发抖】

++++++++


-01


泉推开休息室的大门时,白雪松松地压着枝头。


室内的暖气涌了出来,混着裹在毛毯里的朔间凛月迷糊的哈欠和和朱樱家佣人低声的私语。有人踩着步子出来了,贴着他的肩,手里的伞罩住了两人。


“泉酱怎么可以不打招呼就丢下人家一个人走了呢?”


他皱着鼻子,埋怨着泉,尾音却挑起,絮絮叨叨地说着:


“外面那么冷,泉酱穿这么少可会冷的哦?感冒了就不太好了呀。”


“我又不是未成年……超——烦人。”


鸣上岚只是照理忽略了他的话,不由分说地把脖颈间的围巾绕开,围在泉上,又把头顶的帽子扣在泉的灰发上,几根俏皮的发翘了开。


“你——”


“嘘。”岚的食指抵着泉的唇,然后眯起眼,弯成两道浅浅的月牙。


“人家不想听哦。”


于是濑名泉只是沉默了,帮他理顺了那翘开的发。岚吃吃地笑,转回了头。一团团氤氲的白气里,他的睫毛都似乎被水汽沾湿了,透着黑亮。面容是模糊的,在粉红的围巾里愈发显得柔和。


倒真像个精致的娃娃啊。泉颤了颤睫毛,又想起演出结束时,女孩们局促地递给岚一束野百合。岚抱着花束冲她们一笑,饶是让女孩们涨红了脸,发出低低的尖叫。


刺眼的镁光灯下,濑名泉只看见那双紫晶般的眸子反着一层薄薄的光,流动着笑意,似乎还有些别的,似乎也与他——鸣上岚看着濑名泉时的微笑不同。但泉眨了眨眼,却觉得并没有什么区别,大抵只是错觉——于是心底泛起了淡淡的酸意。


这可真是糟糕透了。


泉想着,


糟糕透了。




-02


“哎呀,泉酱想得很出神呢,是在想那个孩子吗?”


岚的声音闷在了围巾里。他没有转头,只是在伞内看着伞外的雪。


“为什么说我只会想游君?”


这可一点都不像他说的话——话一出口,濑名泉就后悔了。鸣上岚很是吃惊地偏过头,面上是短暂的空白和不知所措。


可他很快弯了眼,凑近泉,两人近得似乎鬓角相摩挲。岚清浅的呼吸喷在泉的颈间,泉的视野里只有那还沾着唇彩的唇一张一合着:


“那……泉酱是在想着人家嘛?”




-03


濑名泉走进训练室时,就看到空旷的训练室里只有岚一个人。


“司君和睡间呢?”


岚正在练劈叉,后仰的脊背拉出一道优雅的弧线。他抓着脚腕,想了想回道:


“小司司去找国王大人了……小凛月还在睡觉呢,前几天的万圣节真是辛苦他了呢。”


泉嗯了声,放了包取了瓶水扔给准备休息的岚。鸣上屈着腿坐在地上,边拧瓶盖边感慨地说着:


“三年级可真是辛苦啊……”


“就那样吧。”


岚眨眨眼,放好水瓶朝着泉伸出手,


“泉酱拉我起来吧?”


在濑名皱眉前他又笑眯眯地接道:


“人家练了那么久,可是很累的哦?”


“啧,怎么这么烦人。”


泉不耐地走上前,拉住鸣上岚的手用力把他拽了起来。岚被拉得扑进泉的怀里,那沾着水的唇擦过泉的嘴角。




-04


泉切了声,没有回答鸣上,而扭过了头。


鸣上岚那股黏糊劲儿唰得被激了出来,仗着撑着同一把伞围了同一条围巾贴着泉,丹泉石般的眼镜亮晶晶的,弯起来笑得开心:


“啊呀啊呀,小~泉是害羞了?”


濑名泉想起那天训练室事后,两人心照不宣的关系,于是转头对着那张白皙的脸,


亲了上去。



FIN.

没有后文更没有车。

啊啊啊粮好少啊不够吃。生气。

评论(10)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