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鸟

明天是今天的坟墓。
你好,我是枝上。

邱叶/速写本

几月不动笔,一朝回到解放前……

我大概已经不会写文了Qwqqq



叶修之于邱非,是长兄如父,是赤子心,是敬慕。


他的父亲是摄影师,母亲是服装设计师,两人常常不是夜不归宿就是满世界跑,把小邱非扔在奶奶家里放养,直至了小学才接回城厢。


邱非至今对此记忆犹新,他的妈妈看着她,用咏叹般的语调迷茫地念道,是邱非啊。


他仰头看着那个漂亮依旧的女人,有些冷得发抖,亦如每个黑夜里他躲在自己的房间里,在浓稠得窒息的黑夜里眺望远方万家灯火。


明日的尽头里,是叶修一不小心撞进了少年滋味。


小小的孩提缩在门后,扎着包子头的女孩扑了过来,朝他笑嘻嘻地伸开手:

「你好,我们以后就是新邻居啦。」


女孩后头的青葱少年唉声叹气,拍完女孩裙角又拍拍她的脑袋:

「哎哟我的小祖宗,你再把裙子弄脏沐秋可就要暴走了啊。」


女孩笑容明媚,小邱非偷偷抬起脑袋,半是羡慕半是嫉妒地打量这位不速之客。


然后撞进了一个阳光柔化得过分的少年面容。


他笑眯眯地揉了把小邱非的发旋,小大人般地说,你好啊,我是叶修。


王叶/桃之夭夭

谁知道是不是后文的文。

桃是桃花的桃。


他把酒递了过去,叶修看着那青瓷小杯,墨眸里反射不出一点光,乌黑得心慌。王杰希他袍子里的手攥紧了,掐出一圈白色的月牙指印,背挺了挺,再看叶修。角度变了,那眼里盛着光了,笑盈盈地看着他。


“王小心眼,就给我这么点酒啊?”他不满地闹道,“不够解馋的。”


王杰希听见另一个冷漠的自己出声劝道:“你一杯倒,别多喝。”


别多喝。叶修嚼了嚼这三个字,咽下去是黄连的苦,可他无端觉得又有蜜糖的甜,愣是把他骨子里的寒意都驱散了。


这是王杰希亲手酿的亲手递的,他怎么能还不心满意足呢?


于是叶修咯咯地笑了,坦然盯着王杰希,又掩袖喝了下去,拿过帕子拭了嘴角,轻轻说道:“我不怨你。”


王杰希怔住了。


聪明伶俐如叶修,他能不明白他的挣扎?如桃花妖,又怎么闻不出这杯桃花酿里的鸩酒的味道?


他竟是全晓得的。


王杰希疲惫的闭上双眼,心想,那我算计这么多又是为何,他是叶修,是妖,是我的爱人。


不过人妖殊途,不过桃花劫。


叶修伏下身,趴在王杰希怀里,像是乖巧的睡着了,周遭桃花香冒了出来,扑鼻的浓。


王杰希垂下眼,轻轻擦去他嘴角溢出的的血,然后虚虚怀着他,抬头看向窗外。


一片桃之夭夭。


泉岚/戏里戏外

不知谁是戏中人。




“请坐,先生。你想来点什么,奶茶如何?”


“不,谢谢。一杯水就可以了。”


濑名泉打量着这位年轻得过头了的心理医生——大概二十岁出头,皮肤白皙面容姣好,特别是那双镜片下的紫瞳,带着说不出的迷人——是作模特的好料子。处于职业直觉,他暗暗想着。


心理医生端着果盘和水走了回来。温水。花茶。握住杯把的右手食指上有一枚旧戒。白大褂。胸口别着的钢笔。


他看见濑名泉正盯着自己的胸牌,轻笑:“Narukami。叫我naru君就好了。”


naru。濑名泉嚼着这个名字,突如其来的陌生的熟悉。


“虽然很冒昧,可我还想确认一下……客户资料一概不外泄露,对吗?”濑名泉的眼神犀利地盯着心理医生。


“阿拉亚达,这可是基本的职业素养呢,濑名先生不信任我吗?”


心理医生无奈地笑着,在泉身边坐下,侧身捻了颗葡萄。他的手臂压着濑名泉的,温暖得安心的温度,理所应当的不突兀。


濑名泉踌躇了片刻,又抿了口水,迟疑地开口:


“我似乎臆想出了一个人。”


“一个叫,鸣上岚的男人。”



tbc.

我很想写完它的。真的。


泉岚/假戏真做

烦躁。把脑洞丢上来泄愤。


“阿濑啊,”无所事事的骑士们正聚在一起看近日的演唱会视频,朔间凛月蓦地伸手点了暂停,深色凝重,“你要不和小~岚搞暖味吧。”


“什么?”泉正忙着拽住扑腾的leo,喉间挤出一个语气词。


“我说,你要不和小岚搞暖味吧。”


“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。”濑名泉木着脸,leo吱哇着连声呼痛。


“你看看这几个视频,别的组合都在搞暖味吸引女生,我们knighs怎么能落后。”策略家循循善诱。


“我记得睡间你从醒来到爬到电脑桌前再到睁眼看视频,好像才没几分钟的样子。”


“重点是我想到了这个不错的计划还充满了可行性。”


“超烦人的。我和鸣君天天学校事务所两点一线,哪有时间搞暖味?睡间你和小幺搞不是更好么。”


“我怕被王绑回他那颗不知名的母星再也回不到地球。”凛月打了个哈欠,“而且阿濑,虽然不想提那只臭虫,你不觉得跟我搞暖味的人活不到毕业么。”


泉沉默了。“零不会让他活过这个春天。”


“所以只能是你和小岚了呀。”凛月打了个响指,“呼呼,就这么决定了,老人家我要求很低的,演唱会上做些色~气的小动作就行了哦~”


初春

他的妆容极淡,在眼角眉梢晕开一层淡淡的色彩,眸子里映下一片天空。


他凑近了,眨着眼撒娇地问,敬人,这样好看吗。


英智很少上妆,他的身体太敏感太脆弱,每一次化妆的清单都慎重地经过主治医生的眼。可他又是那么耀眼,单单站着都叫人驻足。


他固执得像个小孩子,仰着脸问,敬人,好不好看呀。


我说,春天要来了。


天使笑了起来,眼里落了樱花。


泉岚/今晚的夜色真美

  @楼外楼 写肉了,夸你。

abo那啥,心知肚明就好。

先摸个段子,以后有空补补完。


++++

濑名泉的手刚碰上门把,心中猛地一跳。


空气里浮动着一丝很浅的奶香味,在夜风里愈发清晰——一片死寂的走廊里,他能听见自己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都在沸腾,理智拉着警钟叫他停下脚步。


那是omega的信息素——发情的味道。每个alpha趋之若鹜又避之犹恐不及。


濑名泉的掌心里渗满冷汗,再往前一步就是深渊,他的理智与本性的战场。


可他依旧推开了门。


——“鸣上岚!”


那是鸣上岚——knights里唯一的omega,的信息素的味道。



纯粹的黑。纯粹的白。


岚的视野已经彻底模糊了,色块粘稠地糊在一起,夜色的黑与月光的白扭曲成可怖的恶兽。吞下了他的脑浆。


喉管里弥漫着腥甜。鸣上岚把呻吟嚼碎了吞回去,下唇瓣上留下一圈殷红的牙痕。他好像听见了濑名泉的呼声,又可能是错觉。濑名泉,泉,现在又怎么可能在学校呢。鸣上岚迷迷糊糊地想着,又笑自己的蠢念头。


可他在别人的摇晃下不由得睁开了眼。黑白里多了一点湛蓝和一圈灰色。有人焦急地喊着他。岚,岚君,你听得见么。


果然是幻觉。岚想着,于是他吃吃地笑了,拉长了甜腻的音喊着泉酱,伸开双手拥抱自己的幻觉。




泉看着地上的人儿朝他张开手,紫眸里掬了一汪水,盈盈地看着他,是副不设防的模样。平日里的鸣上岚太懂得伪装自己了,把那道防线划得干干净净。


于是这样的鸣上岚更想让人疼惜了。泉弯下身抱住岚,忍着焦躁的情绪一点点用信息素安抚着他。岚很乖巧地地环着泉的脖子,柔软的发丝蹭着泉的脖颈,像只摊开肚皮撒娇的猫。


泉酱。


他突然唤道。泉抬眼嗯了声,就见岚把唇印了上来。他只是含着濑名的唇,用津液一点一点润出亮色,见对方没有抵触,又大胆地撬开他的牙关,舌尖蹭过牙龈,把omega香甜的味道也挤了进来,充斥着泉的口腔。


泉恍惚了下,眼神幽深了下来。alpha的本能叫他很快抢过了主动权,扣着岚的后脑吻了回去。岚是顺从的张了嘴,任凭泉强硬地扫过嘴中的每一个地方,纠着他的唇舌交缠,亲密得像是热恋的情人。


“泉酱。”


亲完后岚抬起了眸,睫毛细长得如蝶翼。他拉着泉的手,往自己身下硬挺的欲望探,那张精致的脸却是无辜的,惹人怜的。


“泉酱,帮帮我吧。”


他闭了眼。



泉岚/无题段子

“啊啦啦,泉酱是在写推理舞台的歌词吗?”


鸣上岚蹭上来,扫了眼歌词,“又在欺负可爱的后辈了呀。”


“吵死了……怎么,欺负后辈不挺好玩的?”濑名泉抬起下巴。


“泉酱一直这么抖S呀……既然你在工作,那人家就不打扰你啦?”岚抛了个wink。




十分钟后。


泉看了眼时间,十分零五秒了。岚还是没过来。


没过来。


泉烦躁地扔了笔,问刚刚走进来的幺子:


“老小,你看到鸣君了么?”


朱樱司想了想,回道:


“学长好像在外面逗猫玩……”


濑名泉一想到鸣上岚看到猫时的黏糊劲,蹭的一下推桌站起往外跑,走出去一会儿又折回来拎了把剪刀。


朱樱司看着濑名泉茫然地眨眨眼:“急事……?”


凛月打了个呵欠:


“大概是去抓外遇了。”

朔间兄弟/无题

一个段子要什么题目。

……黄段子。




“哥哥……”


凛月无助地唤着,红宝石似的眸子蒙着一层水雾,里面只能映出零的面容。他的指甲滑过零的后背,留下一道道浅粉的痕迹,可身子软得仍旧不断往下滑,靠着零环在腰上的手才勉勉强强贴着墙站着,白皙的身子不住打着颤。


“凛月乖……”


零低低应着,头埋在弟弟的脖颈间,獠牙扎进血管。凛月被迫地仰起头,像是小兽似的呜咽着,血丝沿着颈子的弧度蜿蜒流下。


凛月挣扎着想逃开,却被零牢牢禁锢在怀里,身子被不断贯穿着,大腿根磨得通红,沾了浑浊的白液。零微抬起头,舔着那两个红点,一边揉着凛月的脑袋。


“凛月……我的凛月……”



泉岚/瑞雪

· @楼外楼 写的乱七八糟,我是时候该去复健了_(:_」∠)_

·一句话概括,撩人不成反被撩。

·es的小萌新,请多多指教【瑟瑟发抖】

++++++++


-01


泉推开休息室的大门时,白雪松松地压着枝头。


室内的暖气涌了出来,混着裹在毛毯里的朔间凛月迷糊的哈欠和和朱樱家佣人低声的私语。有人踩着步子出来了,贴着他的肩,手里的伞罩住了两人。


“泉酱怎么可以不打招呼就丢下人家一个人走了呢?”


他皱着鼻子,埋怨着泉,尾音却挑起,絮絮叨叨地说着:


“外面那么冷,泉酱穿这么少可会冷的哦?感冒了就不太好了呀。”


“我又不是未成年……超——烦人。”


鸣上岚只是照理忽略了他的话,不由分说地把脖颈间的围巾绕开,围在泉上,又把头顶的帽子扣在泉的灰发上,几根俏皮的发翘了开。


“你——”


“嘘。”岚的食指抵着泉的唇,然后眯起眼,弯成两道浅浅的月牙。


“人家不想听哦。”


于是濑名泉只是沉默了,帮他理顺了那翘开的发。岚吃吃地笑,转回了头。一团团氤氲的白气里,他的睫毛都似乎被水汽沾湿了,透着黑亮。面容是模糊的,在粉红的围巾里愈发显得柔和。


倒真像个精致的娃娃啊。泉颤了颤睫毛,又想起演出结束时,女孩们局促地递给岚一束野百合。岚抱着花束冲她们一笑,饶是让女孩们涨红了脸,发出低低的尖叫。


刺眼的镁光灯下,濑名泉只看见那双紫晶般的眸子反着一层薄薄的光,流动着笑意,似乎还有些别的,似乎也与他——鸣上岚看着濑名泉时的微笑不同。但泉眨了眨眼,却觉得并没有什么区别,大抵只是错觉——于是心底泛起了淡淡的酸意。


这可真是糟糕透了。


泉想着,


糟糕透了。




-02


“哎呀,泉酱想得很出神呢,是在想那个孩子吗?”


岚的声音闷在了围巾里。他没有转头,只是在伞内看着伞外的雪。


“为什么说我只会想游君?”


这可一点都不像他说的话——话一出口,濑名泉就后悔了。鸣上岚很是吃惊地偏过头,面上是短暂的空白和不知所措。


可他很快弯了眼,凑近泉,两人近得似乎鬓角相摩挲。岚清浅的呼吸喷在泉的颈间,泉的视野里只有那还沾着唇彩的唇一张一合着:


“那……泉酱是在想着人家嘛?”




-03


濑名泉走进训练室时,就看到空旷的训练室里只有岚一个人。


“司君和睡间呢?”


岚正在练劈叉,后仰的脊背拉出一道优雅的弧线。他抓着脚腕,想了想回道:


“小司司去找国王大人了……小凛月还在睡觉呢,前几天的万圣节真是辛苦他了呢。”


泉嗯了声,放了包取了瓶水扔给准备休息的岚。鸣上屈着腿坐在地上,边拧瓶盖边感慨地说着:


“三年级可真是辛苦啊……”


“就那样吧。”


岚眨眨眼,放好水瓶朝着泉伸出手,


“泉酱拉我起来吧?”


在濑名皱眉前他又笑眯眯地接道:


“人家练了那么久,可是很累的哦?”


“啧,怎么这么烦人。”


泉不耐地走上前,拉住鸣上岚的手用力把他拽了起来。岚被拉得扑进泉的怀里,那沾着水的唇擦过泉的嘴角。




-04


泉切了声,没有回答鸣上,而扭过了头。


鸣上岚那股黏糊劲儿唰得被激了出来,仗着撑着同一把伞围了同一条围巾贴着泉,丹泉石般的眼镜亮晶晶的,弯起来笑得开心:


“啊呀啊呀,小~泉是害羞了?”


濑名泉想起那天训练室事后,两人心照不宣的关系,于是转头对着那张白皙的脸,


亲了上去。



FIN.

没有后文更没有车。

啊啊啊粮好少啊不够吃。生气。

喻叶/邱叶

存稿。

++++++++

-喻叶。极度分裂paro

01片段

那年的大火吞噬了整个卡夏尔医院,一切不复存在。

少年抱着书推开厚重的门,走过走廊,周围都是冰冷的白色,直至尽头。

那扇铁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拉开,走出一位男孩,眉清目秀,身后的骨翼遮天。

他愣了愣,随即勾起一个懒散的笑容,向前伸出右手。

“一起逃吧。”

他说。

少年愣了愣,毫不犹豫地握住他的手,像是握住唯一的希望。

“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同伴了哦。”男孩弯起眉眼。

好啊。少年轻声在心里回答。


02片段

“看来我还是失算了啊。”叶修低低地说着,背后遮天的阴森骨翼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,砰地坠落在地。

“抱歉前辈,我只是想爬到顶端而已。”阴影里有人这么说着。

“不惜一切代价想看看顶端的风景?”叶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嘲讽般的笑容,“即使变成恶魔?”

“不,前辈。”喻文州走出阴影,似笑非笑,“我已经是魔鬼了。”




-邱叶。少年邱x恶魔叶

“老师。”邱非突然唤道。

“怎么了?”

叶修坐在窗台上,敲了敲烟斗,他眯起那双猩红的眼,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
“今天……满月。”邱非犹豫了很久,看着窗外蒙着红纱的月,无头无脑地说了句。

“狼人惨了。”叶修弯弯唇,幸灾乐祸地说,“哎哟我怀念老韩的毛了……可以做垫子呢可惜了可惜了。”

“暗夜生物……真的存在?”

叶修没有回答,只是吐出烟圈,淡淡地说道:

“相信即是存在。”

“那么……恶魔都像你这样吗?”

邱非仰起脑袋。他看着叶修,那人背对着月光,神色化在无尽的阴影里,唯有眸子透出猩红的光。

叶修没有回答,只有朦胧的白烟在空气里消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