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魂野鬼的只言片语。
你好,我是枝上。

狂想三部曲-Ⅳ

文/枝上


-第四乐章
厚重的磁力门无声无息地滑开,银发男孩——不,已经算是少年的盖亚披着黑袍走了出来,在冰冷的地面上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脚印。
“院长。”研究员收拾着仪器,朝少年旁的人点头示意,“他吸收营养液的速度开始减慢了,但身体指标没有问题,第二性别也无明显性征出现。”
奇伦翻看着体检资料,漫不经心地点点头。他低头看向少年,盖亚刚刚大量抽血后的脸色泛着些许青白,无声地将摁着的棉球捻起,望着上面殷红的血丝发着呆。
研究员已经全部离开,暗藏在水面下的秘密咕噜噜冒了上来。院长饶有兴致地看了会少年略显陌生的轮廓,兴冲冲问道:”怎么了?“
少年没有作声。他垂着眼,看着血迹逐渐干涸成一块块血痂,暗得低沉,声音...

深海,少女,克苏鲁。

狂想三部曲-Ⅲ

文/枝上


-第三乐章

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和帘子,晕开空中的尘埃,温柔也缠绵,像是一个怀抱。

单子魏是在怀抱中醒来的。

——这不算个完全意义上的怀抱,少年身材纤细而又挺拔,双手环住年长者的腰,紧紧贴住时炽热得能把人灼伤。他甜蜜地睡着,像在做一个美梦。

鼻尖围绕着的是相同的牛奶沐浴露香味,和一点点不同的、更甜美的奶香。

单子魏默不作声地伸手按住后颈的脖颈,好似这样就能把信息素压回去。没有爆发、没有失控,被勾出的信息素是身体的本能。

可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无性别的少年有反应呢?单子魏迷茫地安慰着自己,大概是怀抱的缘故。

少年睡得很熟,睫毛微微翘起,散落的银发滑过脸颊,顺滑得像是上好...

狂想三部曲-Ⅱ

文/枝上


-第二乐章

少年是歌,是画家和诗人笔下歌颂的一切美好。

是纤细的,韧劲的;是柔软的,坚定的——

是单子魏未曾拥有的,错过的。

他的少年是灰色视野,龟缩于一隅,活成鬼的模样。

可眼前的少年青翠得像是一株白杨,笔直挺拔。尽管他身量还未展开,但抬眼看单子魏的时候,眼底有揉碎的星光,亮晶晶的,是在朝拜自己的神祗。

“我该怎么称呼您呢?”盖亚小心翼翼地问他的缔造者,屏住呼吸,怕惊跑了蝴蝶。

可以叫您父亲吗?可以吧、可以吧、可以吧——

我的缔造者,我的父亲,我出生的意义就是为了您。

单子魏恍惚了很久,脑海里掠过的有那些为一个数据不眠不休的无数夜晚,有那些隔着试管壁的静静凝...

【颓码字十周年24h】世界彼方

-10:30-


文/枝上


如果角色扮演里存在地狱,那一定叫做“故事模式”。

单子魏颤颤巍巍地盯着光幕上【本棋盘为故事模式,是否进入?】的提示,再次回忆了一遍曾经被故事模式支配的恐惧,猎奇童话与非常规恋爱,可以的,现在它们有第三个伙伴了。

故事模式求玩欲太强,单子魏含泪微笑。

浅白的光随着“确定进入”笼罩下来,十张鬼牌簇拥着正中的硬壳书,随着单子魏的动作收拢至他的掌心。硬壳书无风自动地翻页,讲述着这轮的故事。

【青年G关上电脑,迫不及待地出门去参加作者T的晚上见面会了。

(空)

“嗨。”】

单子魏有点茫然,这个开头听起来现实得就像生活里的故事,但是又从未听闻...

狂想三部曲

-序曲

“这是我的胡言乱语,这是我的白日狂想。”


-第一乐章

地球前85年,人类第三次进化,出现第二性别"Alpha""Beta""Omega",全球恐慌,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。

地球元年,历战85年后,成立地球统一联邦政府。第一任主席宣誓,不歧视任何性别任何种族,全人类在同一片蓝天下享受相同的权利,珍惜战后的和平。同期,《第二性别法》等相关法律法规颁布。

地球19年,非法组织发动第二性别暴乱,死伤数人,鲜血染红联邦政府前的自由广场和和平女神雕像,史称“黑色暴乱”。联邦大怒,要求公民在量子终端登记第二性别,并且...

我加入了什么神仙24h.jpg.

luoyi不觉:

【颓码字十周年24h】终宣

🐚海报题字内容是Zehnter Jahrestag von Tui s Schreiben,是[颓写作十周年]的德文。
🐚银色情人节快乐!
🐚终宣微博有抽奖o!!

——
他们相遇
莫比乌斯环无望的时间尽头
宇宙的灰烬滚烫
千亿亿亿分之一秒故事诞生

烈日的阴影
黑暗吻过干枯的心脏
镜面的颠倒
丛草与腐蝶将其淹没

空城里有谁哒哒走过
高楼上的傀儡娃娃支离碎破
父亲摘下第七根肋骨
七个孩子拣起石墓里的头颅

埋葬世界角落的坍塌
抓不住他消逝于万物终结时
挣扎虚拟醉生的梦死
指尖一场至死方休的牵丝戏

我踮脚仰望
你的...

狂想三部曲

扔个脑洞,高考完填一下,争取万字内的小短篇qwq

平行世界全架空。人造人alpha盖亚x研究员omega扇子(信息素敏感症)。

“我和你做个交易,改写我的第二性别基因,我会满足你一个愿望。”

“无性别不好吗?这可是他所渴望的存在啊。”

“我更渴望独占他。”

“这是你的杰作,神的孩子,理当由你来养育。”

“他没有第二性别,你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病,不是吗?”

“哎呀,我好像把小甜心送到了猎人嘴边呢。”奇伦掩上门,嘴角的笑容在光与影间晦暗不清,“别让我失望啊。”

单子魏的心咯噔一下,当初每一个基因片段都是按照他最喜爱的样子编写,如今盖亚长大了,每一丝发每一根线条都是他最喜爱的样子——最...

记个脑洞


来自扇子车祸后盖亚的核心数据库。跟修的黑匣子差不多ww

文/枝上

“Ghost,你创造了我,除了你我一无所有,无论是陪伴还是自我销毁,我都不在乎,因为你看着我。”

“可是你走了,留我一人的世界有何意义。”

“你想要的友情亲情爱情我都可以给你,我会为你扮演所有角色,你再看我一眼好不好?”

“Ghost,你再睡一会。等等我。醒来后我会双手奉上你想要的全部。”

“你别怕,我永远是你的ghost。”

“……他醒了。

“他醒了。

“他瘦了。”

[数据删除]

[数据加密]

新版玩具城

卖萌失败的产物ớ ₃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文/枝上

沉重、古老的城门左右缓缓敞开,露出一条暗黑的缝隙,诱惑着迷途的旅人踏进。单子魏仰望着这头熟悉的积木大门,弹幕疯狂从内心刮过——

#很好,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#

玩具城:我就站在这里笑笑不说话:-D

单子魏摸摸肩头熟睡的小盖亚,心一横走上熟悉的盒子迷宫。连解谜的路都没有变,仿佛是在等着这里的主人回来更换——

尽头并没有那巨大的电视机显示屏和人造的神祇,空了的玩具盒乱七八糟地倒在地上,那些叽叽喳喳的玩偶也消失了,但有一个红发玩偶坐在盖子上,嘴里还塞着的福娃玩偶坚挺地朝外露出了冲天辫。

玩偶看到单子魏的瞬间,红眸瞬间

1 / 3

© 落雪于枝 | Powered by LOFTER